APU咸鱼噗

博爱的低产咸鱼

叠境【一】

这是我今夜第二次浑身冷汗地从噩梦中惊醒了。
在夜晚阴暗的轮廓里去翻身坐起,不宜察觉地轻微颤抖着。
“Matthew……Matthew……”我无意识地念着那个填满了心房的名字,那个反复在梦里呼唤的名字。
而睡在一旁的——这个名字的主人被我一夜两次的大动静搅得不得安宁。他明显吓坏了,黑暗中他茫然的眸子里竟溢出些许碎光……他哭了?
听到我在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我。仿佛知道了我在想什么,他不住地用法语轻轻地说:
“先生,我在……我在……”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颤抖的后背,吻着我的脸颊。那触感像月光,水似得滑过我的脊背。
我将脸埋进他的颈窝。我知道我表现出了难得的软弱。因为我听见自己在不停地,语无伦次地讯问着我的爱人:
“你会离开我吗……”
“哥哥我好害怕……”
恐惧将我支配得像一个小女人一样,絮絮叨叨地,流着泪向我的爱人索求着答案。
“先生在胡说什么呢……”他突然吃吃地笑了“怎么会离开您呢,先生。”他又在我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Jet' aime”他拉着我轻轻躺下,搂住我,对着我的胸膛说。
我闭上眼睛,将怀里的珍宝搂得更紧。
但在黑暗中,那片在秋风中凋零的火红的枫叶,却仍然悲凉地随着风渐行渐远。
————————————————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