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咸鱼噗

博爱的低产咸鱼

aoi生日快乐啊啊啊啊我爱你!一直一直都爱你啊啊啊

依旧是。很不走心的生贺x没人能救我了x

对不起我真的不会上色也真的没时间勾线了辣鸡晚自习x

顺便前排表白一下树树是他让我沉迷aoi美色

刚刚才想起来今天是arata的生日xx新总我对不住你xx
结果又因为要准备考试只好,潦草地,撸完了感觉很幼啊,那只好算是幼年ver了xx等有空我会重画的xx
arata生日快乐啊啊啊我爱你真的!

叠境【一】

这是我今夜第二次浑身冷汗地从噩梦中惊醒了。
在夜晚阴暗的轮廓里去翻身坐起,不宜察觉地轻微颤抖着。
“Matthew……Matthew……”我无意识地念着那个填满了心房的名字,那个反复在梦里呼唤的名字。
而睡在一旁的——这个名字的主人被我一夜两次的大动静搅得不得安宁。他明显吓坏了,黑暗中他茫然的眸子里竟溢出些许碎光……他哭了?
听到我在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一把抱住了我。仿佛知道了我在想什么,他不住地用法语轻轻地说:
“先生,我在……我在……”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颤抖的后背,吻着我的脸颊。那触感像月光,水似得滑过我的脊背。
我将脸埋进他的颈窝。我知道我表现出了难得的软弱。因为我听见自己在不停地,语无伦次地讯问着我的爱人:
“你会离开我吗……”
“哥哥我好害怕……”
恐惧将我支配得像一个小女人一样,絮絮叨叨地,流着泪向我的爱人索求着答案。
“先生在胡说什么呢……”他突然吃吃地笑了“怎么会离开您呢,先生。”他又在我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Jet' aime”他拉着我轻轻躺下,搂住我,对着我的胸膛说。
我闭上眼睛,将怀里的珍宝搂得更紧。
但在黑暗中,那片在秋风中凋零的火红的枫叶,却仍然悲凉地随着风渐行渐远。
————————————————

【all耀向不知道多少题】NO.1 金钱组

【金钱 国设】

纽约即使是黑夜也会被摩天大楼之间摇晃的霓虹灯映照的像是白天一样。车流中不耐烦的喇叭声,楼下酒吧的摇滚乐,街道上人们的谈笑声混杂在一起,揉出了纽约繁华而又充满激情的夜。

“真是一点安静的样子都没有……”王耀窝在沙发的一角噼里啪啦地敲打着一台计算器,阿尔弗雷德则叼着刚从M记买回来的巨无霸盯着屏幕上手持机枪对着僵尸不停扫射的男人。

计算机屏幕显示出了八个数字便再也无法变动。王耀长叹一声,皱起眉将计算器丟向阿尔弗雷德。但计算机却哐的一声摔进了阿尔弗雷德身边的一堆薯片里。

“你光是这个月欠我的钱的利息就连计算机都算不出来了。”王耀看着头也不回的阿尔弗雷德,无奈地说道“每个月花那么多钱买垃圾食品要还钱的时候还来跟我哭穷。”

“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在意这点钱做什么……”阿尔含糊不清地应答着,依旧噼里啪啦地打着游戏。“Any way,利息肯定没有这么高,你涨了一倍吧,对吧”

“……”

既然你这么清楚为什么每次都给我装糊涂x还有什么叫这点钱既然这么有钱就赶快还啊我还等着回去开会x

王耀无言以对。

阿尔弗雷德却一抖肩,仿佛想到什么似的,也不管手上的游戏,丢下手柄便面带微笑地朝王耀所在的角落走去。 阿尔弗雷德俯下身,将王耀圈在自己的阴影里。

“……死胖子你要对朕做什么。”

“既然耀这么想让hero我还钱的话……hero拿自己的身体来抵债好不好?”

王耀非常不屑地瞄了阿尔的肚子一眼。

“哥还看不上呢我不要!”

“那你为什么要看hero的……那里?”

……还真是微妙的角度啊……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并没有看你那边。”

但王耀解释已经晚了,他被阿尔弗雷德不由分说地拦腰抱起来,带着邪恶的笑容往卧室走去。

又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夜晚